新闻频道>>社会法制
  • 六旬老太为养猫想找份工作
  • 龙江"候鸟"可在三亚办护照
  • 新增16人校车驾驶资格作废
  • 超员超速7台长途车停运7天
  • SUV坠下8米高桥驾驶员身亡
  • 十大典型手机诈骗你遇过吗
  • 窃贼偷年货附近监控全拍下
  • 女性招聘市场厨嫂幼教缺人
  • 组图:金宇彬现身台湾拒露腹肌 理由竟然是…
    新浪娱乐2017-12-17 04:31:07
    分享到:

    宜春眼科哪家好,

    特约撰稿 | 王冬 编辑 | 漆菲

    节选自《凤凰周刊》总第614期《法国大选:我为什么支持庞勒》,文章有部分改动

    当地时间8日凌晨,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结果出炉。39岁的马克龙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击败极右派候选人勒庞,当选为法国新一任总统。但这次大选中,勒庞已经成功为自己的政党国民阵线做到了去妖魔化的效果——她缓和了曾经的极端种族主义主张,代之以脱欧、限制全球化、打击非法移民、限制穆斯林的保守主义政策,多次强调“法国优先”,激起极大共鸣。



    即便败选,勒庞也直言,国民阵线现在成了法国最大的反对党,其他政党因支持马克龙,已不是真正的反对党了。



    勒庞的父亲老勒庞更毫不客气暗示女儿不具备当总统的必要资质,坦言自己的孙女玛丽昂是更优秀的人选。勒庞家族将比任何一次都要靠近爱丽舍宫。



    △2017年5月7日晚,巴黎,勒庞准备发表败选演讲。

    “我绝不会投票给玛丽娜·勒庞的,如果她真的当选总统,我发誓,再不回法国了!”法国大选第二轮选举投票前,22岁的法国人Gauthier义正言辞地说。



    Gauthier毕业于法国南特理工学院,一直向往东亚世界的他准备去日本开始自己的第一份海外实习。作为一名年轻的“极客”,Gauthier不但精通于编程代码与各类主机游戏,对美日动漫作品更是如数家珍——踏着全球化的浪尖成长起来的他,对勒庞的政治主张没有丝毫认同。



    “但我的政治立场并不代表我身边的亲友,事实上,现在很难去区分哪些人是勒庞的支持者。”Gauthier无奈地说,他们以前从不关注大选,但这次不同了。“我的父母在附近城镇工作了一辈子,他们今年都愿意支持勒庞的‘国民阵线’。据我判断,我读大学的妹妹也很可能会把票投给她。”



    作为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主席,勒庞的名字在年轻人中间几乎是贬义的代名词。但在这次的大选中,她缓和了曾经的极端种族主义主张,代之以脱欧、限制全球化、打击非法移民、限制穆斯林的保守主义政策,多次强调“法国优先”,激起极大共鸣。



    “当我和同学们聊起大选,都会在关于勒庞的话题上高度一致:反对!但我相信,我的身边有很多人最终会投她的。他们或许不出现在你的社交媒体圈里,但一定存在于你的身边。”Gauthier说。



    对于败选结果,勒庞倒是坦然接受。她表示,在第二轮收获约1100万张选票,已经创造了“国民阵线”在大选中的历史最好成绩。该党也已成为法国第一大反对党,但需要进行“深刻转型”,通过“自我革新”以符合形势的要求。



    勒庞对支持者说,法国社会被分为两大派别,即“全球化主义者和爱国者”,而法国选民选择了一位“持续现状的候选人”。她声称,国民阵线取得了“具有历史意义、巨大的成果”,接下来会把精力集中在六月举行的议会选举。



    △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束后,马克龙和勒庞分别以24%和21.3%的得票率进入第二轮,两周后,马克龙高票胜选。民调显示,马克龙在不同性别和年龄段群体的得票率均领先勒庞。

    “我的家人都被勒庞蛊惑了”

    作为一个横跨60年历史的政治家族,勒庞这个名字在法国已成为了政治符号。



    该符号的第一个形象属于当今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的亲生父亲,法国人称他为“老勒庞”。作为一名前法国印支部队伞兵,老勒庞可谓开创了法国右翼政党的整个时代。担任政党“国民阵线”党魁的几十年里,老勒庞将其打造成了反贸易、反欧盟、反移民,甚至反对种族平等的政治势力,成为法国最极端的政党之一。



    作为老勒庞最小的女儿,玛丽娜·勒庞从小就受到政治的耳濡目染。父亲近乎疯狂的政治主张常常殃及年幼的女儿,这些经历反而使她坚定了从政的道路。十八岁的时候,勒庞加入了父亲的政党,并在1998年正式步入法国政界。2011年,老勒庞将党内事务交给女儿。三年后,精明能干的勒庞带领“国民阵线”在选举中取得巨大突破。



    然而,老勒庞顽固的政治理念和口无遮拦的行为多次给该党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来之不易的突破险些功亏一篑。为此,她不惜背负家丑的压力,将父亲无情地逐出党外。从此,勒庞继承了父亲全部的政治遗产,却和父亲形同陌路。



    在法国,勒庞每到一处演讲集会都会惹来一大群激烈的抗议者,但会场内的支持者们表现得更加狂热。你能听到那些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就像勒庞本人的言辞一样,鲜明、响亮而又刺耳。在被问及如何解释这种现象时,Gauthier认为:“我的家人都被勒庞的言论蛊惑了。”



    法国政治界的话语很长时间以来都深受法国大革命所影响,其中一个后果是,每到竞选时刻,政治人物的宣传往往爱用一些“负有使命感”的词汇为自身增添正统的色彩,像“责任、使命、团结、人民的权利”等,正能量满满,但听多了就会让人觉得假、大、空。



    而勒庞完全不同——五位主要候选人中,她的推特几乎无时无刻地更新,将信息“轰炸”到法国每一个角落。在推特上,勒庞毫不保留地宣传极端而大胆的政治主张。“欧元肯定是要死的,我们改回法郎吧”,“我的使命是保护法兰西,我一定要恢复边检,审核每一个通过的人”,“许许多多国内问题的源头就是穆斯林移民问题,要刻不容缓的限制穆斯林移民。”



    过去几年中,法国人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经济的停滞与移民带来的文化差异,一轮又一轮的恐怖袭击更是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勒庞的呼喊同法国人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全感产生了共鸣,也重新激起原本对政治麻木的人们的兴趣。“我的父母从未有过对政治的思考和关注,但这次他们对我说,勒庞讲的是事实。至于我的妹妹,她完全是出于女权的角度,她觉得勒庞很‘酷’。”Gauthier说。



    △2017年4月14 日,法国北部港口城市迪耶普,“国民阵线”的支持者正在张贴勒庞的宣传海报。

    “我们的主张清晰而明确”

    随着大选的临近,法国大大小小城镇中心的商业街上,学校附近的咖啡巷里,政治人物的海报随处可见,当然,它们基本上都被人涂鸦过。其中,越是温文尔雅、目光和善的形象越容易被涂鸦者“重点关照”,“海报的形象太假了,画上犄角和猪鼻子才更符合这些政客真正的形象,”Gauthier笑着解释说。然而,勒庞的海报却没怎么被涂饰,“因为她本身的形象就够刺眼了”。



    在勒庞众多的支持者中,一位名叫Beate的法国女士特意开辟了个人网站来声援她的偶像。网站中,她说自己之前听到了那些针对勒庞的批评,也看过不少读起来十分吓人的报道,反而激发了自己对勒庞的好奇心。“在我眼里,勒庞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表达了对于这个国家实实在在的关切和担忧,完全和那些媒体报道中的形象不同。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关注她)。”



    “我认为她提出了一些非常好的建议,这些话在这个社会上简直太难得了。坦白地讲,我不是很待见那些穆斯林,而这正是勒庞与我合拍的地方。当然,她的主张因为要顾忌到主流意见而有一些收敛,我可是旗帜鲜明地反对穆斯林在法国蔓延的。”Beate的言语中透露出对当前政府不断让步的不满。她认为,法国人的生活习惯正在被这些移民所改变。



    “看看我们现在的社会有多么糟糕,简直难以想象,到处都有流血事件。这都要归咎于政府的放任政策。那些难民在糟蹋我们的国家,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怎么对得起那些还对政府保有信任的女人和孩子呢?难道要眼看着他们受伤害么?”



    对于舆论中的反对声,Beate显得信心十足,“那些反对勒庞的声音是成不了气候的,他们只是为了各自利益而捏在一起的乌合之众,而我们的主张清晰而明确。胜利一定是我们的,因为团结就是力量嘛。”



    在法国,传统的极右翼势力常年受到左右政党的打压,不能让极右上台似乎是社会默认的共识。2002年的选举上,老勒庞意外获得同希拉克最终对决的机会,然而,结局变成了他的惨败,法国社会不约而同地抛弃了极右翼。连希拉克都在事后感叹:“得到高票并非是由于我有多么出色,只是因为对手是勒庞。”但是这一回,极右翼已不再是当年的配角了,历史给予了他们这个机会。

    我是移民后裔,但我更认同法兰西



    △2017年5月7日,耶路撒冷,一名居住在以色列的法国公民经过投票站,墙面上粘贴着两位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和勒庞的海报。

    摩洛哥裔法国女警Karima来巴黎15年了,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2002年她和一个法国人结婚后入籍,还考取了信息科学的文凭。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她对“国民阵线”的主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之后的每次选举,她都会投给玛丽娜·勒庞。甚至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她还同勒庞的父亲——“国民阵线”的创始人共进了晚餐。



    “我投给她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一些阿拉伯人在这里的所作所为了。一些阿拉伯裔的法国人简直就是人渣败类,他们让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腐烂。”Karima愤愤不平地说,“以前他们至少仅仅生活在郊区,但就在这几年,巴黎市长竟然把他们请到了繁华的市中心,就在我执勤的15区。”



    让她最为难以忍受的,是这些“所谓的同胞”从未将自己认同为法国人,“他们的所作所为从来不为法国的社会考虑”。Karima希望,如果“国民阵线”能够执政,应该强制剥夺这些渣滓的法国国籍。她还透露,其实很多阿拉伯裔警察都暗暗支持勒庞,只不过因为害怕报复而不敢谈及而已。



    同样身为北非移民的Farid Smahi也是勒庞的拥趸。作为一名纯正的穆斯林,他依然坚持斋月的传统,并在法国养育了三个孩子。现年59岁的他来自阿尔及利亚,在法国取得大学文凭之后就一直从事帮助巴黎郊区困难的民众的工作。他的父亲曾在二战期间为法国战斗,之后又在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战争中与法军作战,他的家庭很早就与法国结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Farid如今早已融入法国社会,并在内心深处认同自己就是法国人。“你不能身为法国国民的同时又兼做阿尔及利亚国民,你总要认同一个国家。”他进一步解释说,可能同大多数人想象的相反,那些刚刚获得法国国籍的新北非穆斯林移民在选举中大多会投给勒庞,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人从事着医生、教师、艺术家、工程师这些拥有一定地位的工作。这些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获得法国国籍,就是为了摆脱那种落后的环境。



    尽管如此,“国民阵线”最大的挑战是自己的黑历史。早期该政党主张反对移民,尤其是非洲移民进入法国,声扬保持“民族纯洁性”,宣扬种族歧视;反对欧洲联盟和自由贸易,提倡关税壁垒;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此外,老勒庞在任时甚至与日本右翼政党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甚至与一些欧洲右翼保守政党一同参拜过靖国神社。



    “‘国民阵线’一直都是个宣扬种族主义的政党,所有人应该意识到他们的本质。”Gauthier强调,“这是勒庞无论如何都洗不白的,现在她说的只不过是竞选的花言巧语罢了。她能如此蛊惑人心,其实是让法国人做一做重回过去的白日梦而已。”

    | 往期精彩文章 · 点击图片阅读 |

    谈谈房事!到底是《人民的名义》里官员住得好,还是现实中的官员住得好?

    传统武术太极高手迎战散打,20秒被干趴,中国功夫怎么不灵了?



    - END -

    ×

    「爲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見」

    INDEPENDENT THINKING FOR CHINESE

    ALL OVERTHE WORLD

    ×

    版權歸香港《鳳凰周刊》所有,轉載請聯系

    010-65233690 / fhzkxinmeiti@163.com

    ×

    稿源: 新浪娱乐)
    作者: )
    编辑: 巩喜国
    转播到腾讯微博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哈尔滨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今年计划开复工283个亿元以上大项目
  • 龙江航空首航成功 第二架飞机即将开飞
  • 冰雪大世界销售收入2.7亿元,同比增33%
  • 哈埠用电增量5年来首次突破10亿度
  • 哈机场新建T2航站楼年末投用
  • 冰城居民消费观念向发展型倾斜
  • 我省现行命案发案率创历史新低
  • 2020年黑龙江省新型职业农民将达10万人
  •  
  • 火树银花不夜天 各地欢度元宵节
  • 李克强:为“餐桌上的安全”提供法治保障
  • 公安机关力推 异地办身份证再也不用来回奔波了
  • 户籍制度改革:"双落地"让农业转移人口圆市民梦
  • 公考面试培训真的有用吗? 有"天价班"高达15万元
  • 北京公租房放开22㎡最小面积限制 最小有15㎡户型
  • 新生代农民工:北上广不再是首选 创业渐成趋势
  • 中国年轻人对世界未来最乐观:"勤奋就能出人头地"
  • “东南饼家”绿豆饼霉菌超标
  • “展杯”军工白“皇宫”蜂蜜等抽检不合格
  • “鸿富利”黄花什锦等11批次食品不合格
  • “野之元”野生松子油等5批次食品不合格
  • “天昕”老汤干豆腐等4批次食品不合格
  • 打12315举报餐饮企业模糊标价
  • 拨12331举报无标志散装白酒
  •  
     

    版权所有:哈尔滨新闻网 Copyright 2011-2015 www.my39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010010-2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复制 Email:web@my399.com